等、待、歸、返 (R-18)

去年秋活的還願文

終於更新出來了!


赤加賀(R-18)



秋季活動【突入!海上輸送作戦】順利落幕,在活動結束前一個禮拜因為加賀的練度已經升滿,所以提督決定將加賀換下來讓赤城來遞補

在加賀回來宿舍時,已經將身上的海水以及出擊受到的傷洗淨,身上帶著一股沐浴後的芳香

「加賀さん,辛苦了!」赤城走上前雙手捧著加賀的臉頰淺淺一笑,看到戀人的笑容讓已經出擊快兩個禮拜的加賀真正的放鬆了下來

右手覆上赤城的手閉上眼感受著赤城手掌傳來的溫暖「我回來了,赤城さん!」

今夜享受著從『西方海域戦線 ステビア海』攻略開始以來難得的兩人時光,睡前小聊幾句、而後相擁入眠

第二天清晨當加賀睜開雙眼時,硬入眼簾的是已經換上弓道服的赤城「早安,加賀さん!」赤城趴下身在還有點睡迷糊的加賀額頭上淺淺一吻

加賀下意識的往赤城的懷裡鑽並且蹭了蹭,暖暖、舒服的讓加賀的嘴角上揚「早安~赤城さん~」

將一切盡收眼底的赤城除了吃驚也有點無奈的笑著「真是的,加賀さん… …」平時也像這樣這麼可愛多好啊!而且這個樣子要我怎麼能專心的出擊啊?!

撥弄著加賀的瀏海,輕柔的動作讓加賀舒服的瞇起雙眼,看著還帶有明顯睡意的加賀,赤城溫柔的把加賀抱回被褥蓋上棉被「這些天辛苦了,加賀さん多休息一下吧,我出發了!」輕柔的在加賀的臉頰留下一吻後,站起身往提督室前進




加賀再一次睜開眼時已是中午時分,猛的坐起身環顧四周,確認赤城已經不在房內後,有些失落的嘆了口氣,過了幾秒想起了早上睡迷糊時對著赤城撒嬌的自己感到羞恥的用雙手遮住臉

『這樣我該怎麼面對赤城さん啊… …』

將近花了二十分鐘,加賀才漸漸的冷靜下來,飢餓感也瞬間浮現出來「…還是先去吃午餐吧… …」

到了食堂點了每日特餐──咖哩豬排定食,正準備找地方坐下時看到不遠處的飛龍朝自己揮手,在一旁的蒼龍也對著自己微笑

「加賀さん辛苦了!」在坐定位後蒼龍開口「看來提督這次非撈到Eugenさん不可呢」

「可能是想說Zeppelinさん一個人待在鎮守府會不適應吧,有同國艦至少也會比較放鬆一些吧!」飛龍也接著蒼龍的話繼續說「啊,對了!提督有跟我說,如果遇到加賀さん的話要加賀さん去一趟提督室呢!」

啜飲一口味增湯加賀抬起頭「這樣啊,是很緊急的事情嗎?」飛龍擺了擺手「不是呢,提督說等妳休息好了再過去找她也沒關係」「我知道了!」

用餐完畢與飛龍兩人道別後加賀走向提督室,在門前敲擊兩聲後傳來提督「請進!」的聲音

打開房門看到的是坐在桌前看著文件的提督「一航戰加賀到,請問提督有甚麼事情嗎?」加賀敬了軍禮,提督聞聲抬頭給予一抹微笑「是加賀啊,不多休息一下嗎?」

「不,已經充分休息過了!」看到提督一臉無奈後「倒是提督您又沒有吃午餐了吧?」提督臉上從無奈變成了苦笑

「嘛,看著看著不知不覺又超過時間了,哈哈… …」提督伸手拿取身旁的馬克杯啜飲一口「唔、冷掉了… …!」提督默默的把手上的馬克杯放回桌上

加賀走向前將杯子拿起又走到一旁的小瓦斯爐前打開讓爐上的精緻陶瓷茶壺得以加熱

「提督能告訴我叫我過來的原因了嗎?」加賀取出櫃子裡放置的包裝上寫著海苔蘇打餅乾字樣的盒子,拿了幾片放到盤子上遞給提督

提督拿起一塊餅乾往嘴裡放「說的也是呢,我想應該快來了」加賀疑惑的挑眉,這時正好門口傳來了敲門聲,提督臉上再度掛起微笑

在提督應門後,打開門的是剛剛午餐時間跟飛龍和蒼龍聊天時提及的德國空母──Graf Zeppelin

Zeppelin在門口行了軍禮後走了進來「Graf Zeppelin到,請問提督叫我來是有甚麼事情嗎?」

提督從加賀手中接過馬克杯「嗯,是有事情沒錯… …」舉高杯子將杯緣抵著雙唇淺嘗一口「欸,不是咖啡啊… …」入口的是帶有淡淡花香的茉莉綠茶

一旁的加賀「空腹喝咖啡對胃不好,提督」邊說邊拿著茶壺沏了一杯茶和一盤餅乾放到提督桌前的茶几上,並示意Zeppelin坐下

Zeppelin不好意思的道謝後坐了下來,淡藍色的眼瞳看向提督「所以──」「其實也不是甚麼太重要的事情啦…」提督笑得燦爛的當下被加賀不帶任何感情的「提督」給爆擊,瞬間轉為尷尬的笑容

提督右手握拳放在嘴前輕咳幾聲「嗯,Zeppelin來到這邊也有好幾天了,目前將妳配置在單人宿舍裡,也沒特別排任務給妳想必一個人也挺無聊的吧?」提督視線飄向加賀後看著Zeppelin

「所以我決定在這次活動結束前呢,讓妳跟加賀兩個人先住到空母宿舍中空著的雙人宿舍,一起體驗日本空母的生活不知道Zeppelin意下如何?」

此時在場的兩位空母睜大眼睛看著一臉笑咪咪的提督,加賀明白提督雖然是用疑問句其實真正意思是肯定句,無奈的嘆了口氣的看向另一位當事人

只見Zeppelin從驚訝轉為興奮的站起身「這是真的嗎,提督!」發現自己有些失態的整整衣擺坐回沙發

看到Zeppelin的反應提督的笑意更深了「看這反應就是答應囉?」一臉壞笑的往加賀看「Zeppelin就交給妳照顧啦,加賀」

提督交代Zeppelin今晚就可以搬到空母宿舍,讓她可以先回去整理行李,Zeppelin雖然面無表情的敬禮離開,但是在關上門前的瞬間還是讓提督捕捉到那開心上揚的嘴角,提督淺淺一笑

「提督有時候總讓人摸不著頭緒呢」加賀將提督的馬克杯再度斟滿,棕色的眼瞳寫滿了無奈

提督拿起馬克杯笑而不語

【真的是很像赤城和加賀啊──】


當天晚上,加賀帶著Zeppelin一間一間拜訪已經就任的空母們,每拜訪一間跟在身後的人也越來越多,最後不知不覺就走到了鳳翔在經營的居酒屋的吧台前坐了下來,從純聊天變成了小飲幾杯,而輕空母已經跑到一旁跟戰艦拼酒去了

「這裡每晚都這麼熱鬧嗎?」一開始還拒絕遞到面前的清酒的Zeppelin後來也喝了幾口,Zeppelin還有些不太習慣這樣歡騰的氣氛

在吧台裡準備料理的鳳翔抬起頭微笑「是呢,每天都很熱鬧呢,不過現在是作戰期間,已經算是很安靜了呢」

Zeppelin看向拼酒現場【這樣算安靜嗎… …】「也加上這次作戰方針,空母基本上都只有待機的份」加賀閉著眼睛握著酒杯啜飲一口

「不過聽說加賀さん前些天還在前線戰鬥」Zeppelin好奇的看向加賀「是沒錯,不過也只有小部分海域有參與到作戰,而且在全部作戰結束後為了完成提督的願望才繼續待在隊伍裡直到練度滿為止」

Zeppelin一臉原來如此的驚呼一聲,此時鳳翔端了一盤涼拌秋葵遞到Zeppelin面前「或許不合Zeppelinさん的口味,不過還是嚐嚐看吧!」

Zeppelin看著眼前一條條綠色的物體淋著柴魚醬油,上頭灑著白芝麻和柴魚片,困惑的拿起筷子夾了一塊放入口中,咬了幾口後冰涼黏滑的口感在口腔擴散

「嗯…很微妙的口感,但是不難吃!」聽到感想的鳳翔回以淺淺微笑



接下來的幾天,加賀帶著Zeppelin體驗弓道,第一次穿著弓道服的Zeppelin一臉興奮的看著身上的行頭,並且開心的看向加賀

「還挺合適的」加賀看著穿著自己弓道服的Zeppelin點點頭

一開始只是看著一、二、五航的前輩們練習的身影,之後加賀便指導Zeppelin如何使弓以及各項動作與其中之意義

大約過了三天,Zeppelin已經能夠射中箭靶,加賀滿意的微笑

不過在一旁的瑞鶴有點不滿的鼓著嘴「當初進步的時候加賀さん連笑都沒笑啊…!」身旁的翔鶴深知妹妹心情安撫的摸摸瑞鶴的頭

一個禮拜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Zeppelin體驗到了很多新事物覺得相當充實,當天晚上空母寮的大家都來到加賀與Zeppelin住的房間聊天

「明天就是最後一天了呢」「妳們覺得提督到底能不能找到Eugenさん啊」飛龍馬上插蒼龍的話

「都花快兩個禮拜的時間了一點消息都沒有」瑞鶴雙手抱胸「只能相信赤城さん她們了呢」翔鶴擔憂的皺著眉頭

一夥人想想在怎麼擔心也沒用轉換了話題聊了這禮拜的大小事後也到了就寢的時間,向加賀和Zeppelin道晚安後,瞬間房內安靜了許多

兩人將撲好床後躺在上頭,Zeppelin突然轉向加賀「我相信赤城さん!」加賀驚訝的看著Zeppelin後嘴角稍微上揚「我也是…!」

看著身旁的Zeppelin沉沉睡去,加賀將臉望下窗外,今晚晴朗無雲能夠看見點點繁星閃爍,加賀閉上雙眼默念著赤城的名字後也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早上活動結束前兩個小時,終於傳來了尋獲Eugen的消息,待在提督室的提督緊繃的神經終於放鬆下來的呼了口氣

「終於啊… …」用全身重量躺在軟質的沙發式辦公椅上閉上雙眼「恭喜您,提督!」在一旁的加賀心情也愉悅不少

這點提督也看在眼裡「也恭喜妳加賀,赤城可以回來陪妳囉~!」語尾愉快中帶點調侃

「看來Eugenさん的到來讓提督的神經都斷光了呢… …」對於提督的調侃加賀反而很冷靜的回應,讓提督不禁有點開始冒冷汗,而加賀只是微笑的看著提督的反應

「嘛、就不開玩笑了…」看了加賀一臉誰叫妳就是愛玩表情後「就報告來說這次出擊沒有太多損傷,等等加賀妳就可以去休息了,這幾天就讓榛名來當祕書艦吧!」提督將手中的報告放下後給予加賀一個微笑

加賀明白提督的笑中有包含著其它的涵義

當加賀離去前提督再次交代記得讓榛名來交接秘書艦的工作後,開心的捧著馬克杯喝著加賀泡的熱可可

【好甜啊、各種方面上──】



當加賀回到與赤城共住的房間時,赤城已經從澡堂回來了

「啊,加賀さん!」正在用毛巾擦拭頭髮的赤城在看到加賀進門的瞬間開心的微笑,加賀走向赤城並示意赤城坐下,自己則是坐在赤城的背後幫忙擦拭,赤城舒服的靠向加賀

「吶吶、加賀さん,提督的心情如何?」因為自己不是旗艦所以一回來就馬上直奔澡堂將身上的黏膩感一洗而盡,當身體踏入浴池的瞬間心情完全得到釋放的笑開懷,一同出擊的其他人看到赤城的表情後,大家也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

「赤城さん明明知道的還要問我?」在提督身邊擔任秘書艦最久的就是赤城,所以如果說加賀是了解提督的人,那赤城就是能夠看透提督想法的人了

赤城食指抵著雙唇輕笑幾聲,加賀有些不甘心的嘆氣,手的動作也停了下來,赤城轉過身、眼神向上看著加賀溢滿愛意的棕色眼瞳

不需多說甚麼,加賀馬上抱住赤城,動作雖大卻極其溫柔的將赤城攬在懷中,四目對望幾秒後,加賀俯身吻上赤城雙唇

舌尖挑弄赤城的唇瓣,麻癢的感覺讓赤城雙唇微啟,加賀趁隙探入渴求更多,一個禮拜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但是對於隨時都置身在戰場之中的艦娘來說,每次出擊都有可能一去不復返

而且這次是少有的只派出單艘空母出擊,所以提督考量到戰力的問題,把重任託付給空母中練度最高的加賀與赤城

感覺到胸前的衣料被緊緊的抓住,加賀這時才戀戀不捨的從赤城的口中退開,眼前的赤城閉著雙眼喘著氣,加賀牽起赤城緊抓不放的那隻手在指尖親吻一下後起身

把折疊在房間角落的被褥鋪放整齊後,領著赤城溫柔的讓她躺下,看著如此謹慎的加賀赤城掩嘴而笑「現在還是大白天喔,加賀さん!」加賀雖然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但是赤城能看出加賀的雙頰透著淡淡紅暈

「等不及了」也不想等了!

加賀親柔的舔舐著赤城的脖頸,時不時加重力道的啃咬,期間能聽見赤城零碎的呻吟,稍微將浴衣的領口拉開,右手伸向胸前的隆起,掌心感受到慾望高聳直立,夾在雙指尖忽快忽慢得轉動,身下的人兒喉間傳出的呻吟更為高昂、呼吸變的急促,滿溢著淚水的棕瞳訴盡自身強烈的渴望

加賀眉間緊鎖,動作稍微粗魯的解開赤城的浴衣,潔白的身軀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更為神聖,相較於接下來要做的情色之事來說有著極大的反差,使得加賀內心很是亢奮

像是擅闖聖域般的讓人興奮不已

雙手指腹順著赤城的腰勾勒出完美的腰線、勻稱沒有絲毫贅肉的小腹,再往下是緊實的大腿,在大腿內側來回摩娑、大拇指偶而加重力道的在最內部用力按壓,每次到快要接近私密處時總是會停下來再回到大腿內側,在這之中赤城的下半身微微顫動,然而反覆幾次後赤城有點不悅了

「加賀!」每當赤城生氣時總是會直呼加賀的名字,而此時卻彷彿像是號令般,加賀突然將赤城雙腿架在自己肩膀上,聽到赤城如預期的驚呼後,面無表情的臉上掛著一抹淺笑

下半身懸空的不安全感使得赤城羞赧的狠瞪著身前的加賀,達到預期反應的加賀笑得更加得意,不等赤城抗議加賀把臉湊近赤城的私密處感受到些許溫熱的濕氣,輕輕的呼一口氣赤城身體明顯的抖動、總是優美滑行在海面上的大腿用力的夾著加賀的頭部

唇瓣抵著慾望的泉源探出舌尖細細的品嚐著赤城的蜜液,不管自己怎麼賣力的舔溢出來的量有增無減,舔拭掉嘴角殘留的液體打算改變戰略

含住早已腫脹的慾望核心,本來已經有些精神渙散的赤城驚叫出聲眼睛睜大的看著加賀,舌尖快速的轉動時而用牙齒輕咬,瞬間屋內充斥著赤城甜膩的呻吟

感受到赤城顫抖的幅度越來越大、大腿夾緊的力道也越來越重,在接近臨界點時加賀停下動作,赤城原本緊閉的雙眼半開,漾著淚水的雙瞳疑惑的看著加賀

只見加賀俯身靠近赤城,此時的眼眸比稍早之前更加的暗沉的凝視著赤城,赤城意會了加賀的想法,雙手勾住加賀的脖頸讓對方往自己的方向倒,雙唇再度交疊、兩舌激烈交纏分合,唇瓣間喘息聲中傳來赤城一聲悶哼

身下突如其來的進入讓赤城眉宇緊皺,對於一口氣就進入兩指並且深入,赤城眼神充滿著埋怨又夾雜著興奮

不讓赤城有時間抱怨,加賀加快的手指抽送的速度,期間也不忘按壓那早已熟記於心、赤城覺得舒服的每個定點

在赤城高亢的呻吟以及弓起背部的瞬間,加賀猛烈的將手指探入深處,等待緊抱著自己的雙手逐漸放鬆時,才緩緩的將手指退出赤城體內,指尖的銀線隨著弧度牽起、斷開

赤城的胸口劇烈的起伏,缺氧的身體急促的吸取養氣,加賀撥開因為汗水而緊貼在額頭的瀏海,在額頭上溫柔的留下一吻「辛苦妳了,赤城さん!」棕瞳深情溫柔的凝望赤城,赤城愣了愣後還以加賀最喜歡的一抹微笑





-END-





*************************************************


去年拿節操許願,如願的找到親王,但是一直沒有還願,甚至都快拖到下一個秋活了,看著夏活時那低到讓人覺得有沒有這麼非的撈船率後,心想再不把願還回去似乎有點不太妙

雖然許願時很理直氣壯的說要寫赤加賀H文,但是真的要寫的時後發現H的部分其實少的可憐,內心各種掙扎與拉扯下勉強寫完H的部分,真是不好意思

而且也不小心增加了伯爵的戲份,本來沒打算讓伯爵登場的,甚至連其他空母的登場機會都沒有,但是伯爵練著練著可愛的讓我不小心把她給寫入進來了

當時也有提到伯爵當初的設計有部分是參考赤城的設計圖,所以就「一家三口好棒啊!」就這樣讓伯爵和加賀互動了,畢竟這文的一部分是去年就開始寫了

本來還有一段劇情是想要寫的,不過還是看之後是否有機會當作是番外再寫出來吧… …!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